与面包君呆着

十四斤的肥躯就压在我胸口。看来得按这个姿势坐一会了。

面包把脸埋到了我的胳肢窝里,还使劲往里拱。鼻子干燥得呼吸声很大,几乎像个人的动静了。做梦到高兴时还蹬蹬腿。

地球多么孤独。生命多么孤独。但就像我不知道身体里是不是有一大一小两个细胞正紧紧靠在一起一样,他们互相让对方觉得很安全。

语言大概是人和人之间最大的障碍了。

2014.05.23

领养了一只两岁的猫,面包。

Search for #TheBreadCat on Instagram.

20140525-144120-52880042.jpg

上手 Raspberry Pi

快递找到我时还正在忙着录音,拆开塑料包裹才想起这是朝思暮想的 Raspberry Pi 到了!加上一并购买的杂七杂八的元器件,一起拎了一纸袋的东西回家。

不知不觉已经玩了一个多星期了。RPi 的设计初衷是提起学生对电脑的兴趣,而我的 linux 技术倒是真的得到了一点长进。抽象一些的讲,一种表面上的「便利程度」很容易就成为了引起兴趣的缘由。回想起来,对 BASIC 的热情是被 PC1000 点燃的。对 linux 的兴趣,很大一部分也是基于 RPi 可以直接用电源插头控制开关机的工作方式吧。总之,开关机不是一件需要斟酌的事之后,就觉得是少了一个巨大的负担。

具体用 RPi 做的事情,倒也不多。熟悉了那些常用的 linux 命令,学会挂载移动硬盘,配置了 AFP 共享给 Mac 使用,架了个 web 服务器,绑定了一个动态解析的域名,配合之前购买的代理扩展出了一个 Wi-Fi 环境与 3G 环境都能使用的 APNP,装上了 aria2 和 yaax 实现远程迅雷离线下载。似乎说得上来的目前就是这些。

中间还重新刷过一次操作系统。RPi 刚到手时,在官网下载了最新版本的 Raspbian,内核为 3.10.xx。使用中发现这个版本的内核在蓝牙方面有些毛病(导致那几天心情很躁),降级内核后又出现了重启时总是内核崩溃。所以还是只能重新下载一个旧版本的 Raspbian(只会用,不懂编译内核啊)。但一直没有时间测试蓝牙。(更新:测试后发现蓝牙问题依然存在,并且从之前的 reboot 命令后崩溃,变成了一连接任何蓝牙设备就崩溃。elinux 的解释是蓝牙棒本身的问题,芯片 bug 或伪劣芯片的原因。)

大概过两周就会搬家了。然后再去折腾那堆小器件吧。其实方案也挺傻瓜的,全都是兼容面包板的配件,玩起来大概和搭积木一样。总之这会是第一次感受用代码控制硬件嗷。

最近一股脑来了不少事,忙得连 instaFan 都没有时间修。很对不起依然在等待、向我抱怨的用户们。。这个周末也许会好一点,希望起码能让它像样工作先。

啊,说了这么多,不是应该摆上 RPi 的靓照一张嘛!

Raspberry Pi

以及初次启动时忙碌地进行着 locale 设定(好像选太多了…

Raspberry Pi Initializing

前春季节絮语

正在剪脚指甲,突然发现小拇指的指甲已经有些变形了。就快和妈妈的一样了。
2014, 02, 24

好想快点拥有 Miku 酱 V3 版。
2014, 02, 25

如果恰好能够进行,就不要在紧要关头算细账了,就好像出差时住较差的旅店,把省下的经费放进自己腰包。反正没有谁在这种关头省钱是为了公益捐款什么的,所以,既然都是为了一己的享受,住三十块的房间并私下吃二十块钱的盒饭,想必哪一样都比不过住五十块钱的房间或吃五十块钱的大餐爽快。也就是说,再多个无趣的经历,凑起来也抵不上一段美好的经历。为了假情假意的「节约」,幻想能多做一件事没准就更划算了呢,多半只是在吃亏罢了。半成熟的人和成熟的人,差别大概就在这里。
2014, 02, 27

开学了,又见到了热血直爽的面孔,和不自然的过分掩饰的面孔,以及没见过的新面孔。侧后方看过去,很可爱。但也许只是张熟面孔,没认出来罢了。
2014, 02, 28

昨天到现在空气质量都出奇的好,但嘴唇却出奇的干。舌尖上还起了个火山。
2014, 02, 29

南方已经开始连续的春雨了。雨水降下时,步子反而会想要变得更加轻快。明天春分。
2014, 03, 01

终于,冬天过去了。
2014, 03, 05

我怀念的

还是来了,妈妈收拾我的旧写字桌,说有几个纸条,还写的外语,问我还要不要。

当时,把它们藏进桌子里的时候,故事才刚开始呢。想象中的情节,结局,不论有什么得到,有什么失去,都还是很美好的。

现在,无论给妈妈哪种回复,都没什么事需要藏着掖着了。只用让她知道,我在努力就可以了。

而在乎着的,其实谁也骗不了,会一直在乎下去的。像当时的心态一样,不期待什么成长,只是依靠它,一直活着。

一封夏季

暑假。

充满回忆和回忆感的词语,听到它被提起就会有被回忆包围的感觉。但是已经在回忆里没头地乱走乱撞了很久,其实也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方面是很喜欢这样沉湎,一方面却想继续向前。迟迟不能决定啊。

一旦看到那些字句,就失去了向前走的力量。即使明白只是薄薄一层时间的切片,也愿反复念诵那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模糊日期、模糊地点、模糊言语。

因为自己是过于「理想化」的吗···

不过不管自己的状态怎样糟糕,树叶、阳光、暴雨、宁静、纸张、不相见,都在那里,总也不会惊醒似的,迎接着一个又一个四季,然后,在谁也不知道的某个秒钟突然开花。

我也会收到一封装着种子的来信,并试着认真地回信。

***

今年暑假的计划越来越不像是随口说说而已了,我要去那里,然后带回许多我一直期待着的回忆。毕竟,今年的暑假是正式的、人生中的最后一个暑假了!